衡雀秋

什么?大清亡了——?!

忘了词牌。随手填的。

夙夜听蝉,未觉寒。窗外雨声又一番,诉心烦,灯花渐黯淡。掩卷意阑珊,情思缠,情思缠,情思缠绵不肯断,坐看流云戏玉蟾。

2017-06-24

【歌霸/琴刀】思君不见(中)

文笔渣还跟之前那篇文风微妙的不一样……
好的我错了,两发完不了……qwq
6、柳蔺臣再见到杨少予的时候,却是已经不认得他了。
  柳蔺臣正独自一人守在狼牙首领的大帐一侧,长刀在手,正是尘身体态。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扣住刀柄,全神戒备,随时准备突袭。
  这时,柳蔺臣忽听得一阵近乎微不可察的脚步声,不由分神向声源望去,但见一长歌弟子,长身玉立,白衣飘飘,怀抱七弦琴,同样守在一旁伺机而动。
  柳蔺臣不知他意欲何为,观察一阵,发现此人似乎并无敌意,只是直勾勾盯着自己。柳蔺臣断定此人是来与自己抢这敌首项上人头的,不由得急躁起来,瞅准了时机,猝然出击。一方面防着狼牙的援兵,一方面也防着...

2017-06-16

【歌霸/琴刀】思君不见(上)

大概是个两发完的短篇。自己的故事改的。琴爹名字我另取的……文笔渣,欢迎提点意见。
#小甜饼#
1、杨少予第一回见到柳蔺臣的时候,是在扬州城外的茶馆。
      那时的柳蔺臣一身低阶弟子外观,本正翘着二郎腿兀自坐一边喝茶,有一搭没一搭地与身边一身的霸刀女弟子聊着。谁知那女弟子不知说了什么,柳蔺臣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磕,提了刀便跃出茶馆。那女弟子亦随之跟上。一面战旗落下,师兄妹二人乒乒乓乓的交战声中,还夹杂着柳蔺臣咬牙切齿的怒吼。
“柳长安你个没大没小的说谁犯花痴来着?!!!!——”
刀是好刀,一身装备却是入门弟子的低阶套装。杨少予初时也只觉得好笑,不由得多...

2017-06-15

同人文的真相

都是我……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哈哈哈真理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

2017-06-11
1 / 2

© 衡雀秋 | Powered by LOFTER